国际教育学院
江西师范大学
  1. 首页
  2. 科学研究
  3. 国家课题


2012国家级课题系列专访 ——陈凌博士访谈录



心中装着严谨、脸上挂满微笑
                              ——国际教育学院陈凌博士访谈录
       俗话说: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之者不如乐知者。当今社会,做到“知之者”与“好之者”也许并非难事,而要成为真正的“乐知者”,智慧和勇气之外,还需信念。在江西师范大学国教学院就蕴藏着这样一位乐知者——陈凌:无论学术,教育,抑或生活,他都将这种“乐知者”精神融入其中,微笑而严谨地前行。
 
            因“乐”而行
 
         在2012年度国家社科基金的申报中,陈凌老师凭借《赣方言浊音走廊语音研究》的课题成功中标,成为国教学院今年唯一获此殊荣的博士。面对记者,陈老师把选题的初衷归于其对语言文化的兴趣。自02年起,陈老师就开始了对赣方言领域的研究,历经08年、10年、11年三次的申报后,终于在12年达成心愿,可谓是苦尽甘来。其实,陈老师并非一开始就对这一领域情有独钟。在大学时期,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他,曾经有想过去转攻外国语言文学,这个想法很快因下乡锻炼而中断,在一个农村学校他一待就是十二年。这期间,他所学的知识根本无法广泛地运用。然而,生活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阴差阳错,陈老师无意中接触到了当地的民俗与文化,最直接的就是方言——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略带神秘的领域竟成为他今后长期耕耘的沃土。面对外行人对这一领域“枯燥”的评价,陈老师凝重地说,“再枯燥,深入研究进去了,也就有兴趣了。”的确,在这个看似很偏却富有有潜质的方语言文化研究圈子里,陈凌老师随着自己“乐”的方向而进行着自己的研究,艰难险阻,亦不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执“乐”而深
 
        赣语又称江西话,是汉藏语系汉语语族的一门声调语言,主要通行于江西、湖南东部、湖北东南部、安徽西南部和福建的西部等地区,是该些地区事实上的公用语。它和官话方言(北方语系)、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一并构成中国七大方言体系。出身江西湖口的陈老师从02年起就执着于赣方言的研究,“赣方言研究我是以家乡话为基础,然后向浊音走廊地区拓展。因为是自己的家乡话,研究起来比较容易把握,所以就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推动这一方言片区其它地区的研究。”
      对于方言的研究,实践是必不可少的一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并不简单。“08年一个人走过江西、湖北、湖南这几个赣方言地区,由于出行的全部费用都得靠个人承担,自身经济条件又不是很充裕,所以,吃住都是最廉价的。”陈老师感慨地回忆着一路走来的艰辛。但是令记者意外的是,和这些调查困难的外部条件相比,最为困难却的是调查本身。一方面,由于大多数当地群众并不理解调查的意义,在一个小时里机械而重复地说着本地话让不少调查对象失去必要的耐心。另一方面,一些方言在普通化的推广过程中受到不小的冲击,失去了原汁原味,这也在无形中给调查增加了难度。于是,样本的选择显得异常重要。在常人看来,年纪越大方言说得越地道,但实际情况往往相反。“年纪大的本土人和你交流时,他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他为了让你懂他在说什么,就会刻意地用带点普通话的方言跟你说,这样反而不地道了,而那些有文化的人知道你要干什么,所以讲起来往往更地道。”,谈到在都昌调研时的经历,陈老师总结道。
       凭借下乡时曾经积累的赣方言经验以及对湖口家乡的方言的了解与研究,秉承“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宗旨,陈老师开启了属于自己的赣方言世界。成功从没有偶然,崇尚科学的学术领域更是如此。在“乐”的基础上,陈老师始终保持着一份严谨的心态。在后期整理材料的过程中,每一段录音他都要反复倾听和记录,一段话甚至要听上几十遍,直到抓准字音为止。“既然困难重重,为什么还要孜孜不倦、坚持不懈呢?”面对记者的追问,陈老师表示主要源自对方言文化的特殊兴趣,“从小处于这种文化形态之下,就想进一步了解探究。”除方言外,中国古代巫术、禁忌、中医等民间文化艺术也是其时常涉猎的领域。
 
        其“乐”融融
 
        09年,陈凌老师曾被国教学院派去韩国的加图立大学教学互访,在韩国的那段日子更是坚定了他关于“乐知”是学习动力的观点。在对韩国学生的学习习惯进行一定的调查后发现,他们读书的压力比较大,在学习的同时,还得自己去赚钱,所以很少有时间去专研学问。据陈老师所言,韩国大多数大学生除每天必要的学习之外,每晚都要工作约4小时,他们的生活方式令人惊讶。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学生的主动性显得尤为重要。因而在韩国的课堂上,“乐知”一直被强调。发现和引导“乐知”的学生,也成为一个优秀教师必须具备的能力。
也许是受此影响,在家庭生活中,既是父亲又当老师的陈凌特别重视培养已上初三的儿子的“乐知”潜能。甚至半开玩笑的表示,只要他不违法犯纪,都任由他根据兴趣自由发展,“学习要靠自觉,好学生逼不出来,也补不出来“。儿子正上初三,处于一个关键时期,提及社会中上辅导班这个敏感的话题时,陈老师表示,”我不想逼着孩子去读书,更不主张像城市大多数家庭一样逼着孩子去进行课外各种辅导,因为绝大多数辅导都是无效的,甚至是自欺欺人的。“
       在学术研究上,陈老师做着自己“乐”着的事情,在教育和生活中,他仍不忘将这种“乐知”的精神融入其中并传递给他人。在接受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留给记者最深刻的印象便是那不时发出的充满温度的微笑。期待这样的微笑能一直绽放在师大校园:点亮前行路,温暖赤子心。 (博士联谊会秘书处)